拍手傳媒
拍手學堂
2021/03/15

【監製者們】課堂筆記|李烈:台灣電影的優勢就是什麼都能拍

以「發現專業、應用專業」為核心的「拍手學堂」,這次以「監製者們」為題,邀請六位監製以製作方的角度出發,探討台灣影視類型作品的發展及方向。

由表演者轉換為監製身份的李烈,在近年快速崛起的類型元素中扮演關鍵角色,從其監製的《艋舺》到《返校》,都能感受到台灣的類型片漸趨成熟。

當監製應有的心態

說起接觸監製工作的契機,李烈說,暫停表演後曾離台近十年,再次回來,已經40歲左右,有感當時環境並沒有適合這個年齡階段的作品,決定轉從事幕後,「比起燈光、美術、攝影等,我覺得監製是最不需要技術的。」就這樣一頭栽進了監製生涯。

「剛開始做電視監製時,覺得自己懂的不多,能做的事情也不多,當時在現場最常做的就是掃地跟清垃圾。」李烈笑說自己是土法煉鋼,在這條路上一樣從最基本的開始學起。

帶著這股衝勁從電視進軍電影監製,李烈直白地表示,當時的自己有些無知,《囧男孩》只有400萬的輔導金,她天天調錢,最後還拿了房子貸款;《艋舺》也是在沒有資金、沒有演員,劇本尚未完成的情況下,和導演鈕承澤兩人自掏腰包飛到坎城影展做宣傳。

興許是天公疼憨人,這兩部片都獲得不錯的成績。李烈再回顧初入電影監製的那段日子,認真分享:「雖然是衝動,但覺得非做不可的時候,不要怕,去做就對了!如果當時想著要把錢都找齊了,或許《囧男孩》就永遠不會開拍。」

表演經驗培養出選角的慧眼

過去作為演員得到的養分,則幫助李烈在《囧男孩》、《艋舺》選角。

《囧男孩》籌備時期,礙於經費有限,李烈笑稱是用「苦行僧」方式進行選角,和導演楊雅喆一共試鏡了6000多位小朋友,最後挑出12位,再由表演老師金勤來訓練這群素人演員。豐富的表演經驗讓李烈一開始就清楚表演課的目的:「不是要訓練他們怎麼笑、怎麼哭,而是要讓他們不害怕在人多的地方表達自己,還要維持他們原來的樣子。」

到了第二部監製的電影《艋舺》,原先設定阮經天要飾演周以文(蚊子),「阮經天的臉這麼有稜有角,怎麼能演蚊子,他要演何天佑(和尚)才適合。」在李烈的堅持下,還因此改本增加何天佑的戲份;而飾演黑幫老大兒子「李志龍」的鳳小岳,也是出自李烈的慧眼;她笑說,鳳小岳的少爺氣質十分吻合這角色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背景。另外,為了說服觀眾,她因此找了資深演員席曼寧來飾演李志龍的母親,「不然馬如龍(劇中飾演李志龍父親)怎麼生得出鳳小岳?!」惹得在場眾人笑成一片。

監製一定會為了預算跟導演吵架

當了十多年的監製,李烈給出一句誠摯的建議:「如果可以的話,前置期一定要拉長。」因為一旦片子開拍,每分每秒都在燒錢,前置做得越完整越好。

例如《艋舺》中一場在廣州街大械鬥的戲,劇組在事前就做了充分的沙盤推演。由於600臨演都是真實的幫派兄弟,開拍前一週,李烈先從中找了20位「小組長」講解拍戲現場的分工細節,再由小組長各自管理手下的其他人,李烈笑說,這完全是軍事化管理。也因當時只能封街一天來拍這場戲,連幾點要拍哪一顆鏡頭都得事先設計、排程好,才能趕在既定時間內完成拍攝。

高壓又急迫的拍攝現場,難免會有爭執發生,李烈也不忘提醒:

「身為監製,一定會因為預算跟導演吵架,但千萬要記得,都是為了工作吵架,不能摻雜個人情緒。」

台灣電影的優勢

時序來到2019年,同樣由李烈監製的電影《返校》首週上映票房就破億,李烈認為,像《返校》這樣的IP改編,一開始就得思考怎麼把IP做成好幾季,或能發展成不同劇種。

在籌備《返校》時,李烈再度以海選方式挑選男主角,她語重心長地說:「台灣每個年齡層的演員都有斷層,選角會缺乏新意。保持『幫台灣培養幾位20多歲年輕演員』的想法,才決定用海選。」

不只演員,為了支持編劇簡肇萱與導演林亞佑,李烈還先後監製了《喜從天降》與《主管再見》兩部電影。「影視產業要靠年輕人才會有新觀點,我一直不停在找年輕導演與編劇。」早已被奉為影壇前輩的李烈,在提攜後起之秀上始終不遺餘力。

在OTT平台盛行下,對「內容」的需求大增,李烈直言,這是台灣很好的機會。過去,礙於電影市場不大,在戲劇製作上因而有所限制;如今,網劇及網路平台興起,無疑是另一片可以更天馬行空發揮的園地。

最後,李烈提及台灣在華語市場上的優勢,大聲直呼:「我們的優勢就是什麼東西都可以拍、都可以講,不用自我設限。」同時也強調,電影終究是商業行為,最重要的是讓觀眾願意掏錢看電影,一定要先顧好台灣的市場,再想如何拓展至海外吧!

撰稿:田育志

編輯:呂嘉薰 

攝影:黃煌智


#監製#電影產業#製片#影視產業#李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