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影 2022/07/06

【2022 非常新人】洪毓璟:這是學無止境的行業,追求「action!」前最好的狀態

你可能見過內向的人,但應該沒見過幾個像洪毓璟這樣誠實的內向人。從搶票的觀眾到今年台北電影節的非常新人,他說:「欲戴其冠,必承其重。」

北影 2022/07/03

【2022 非常新人】李雪:我喜歡自己每個作品,因為每次都是盡全力去做

今年的台北電影節「非常新人」出現了張時髦又獨特的面孔,她是李雪。這女孩很難靜下來,把現場演成一齣熱情滿屋,讓整個空間裡的人都跟隨她的氣場飛舞起來。

北影 2022/06/22

【2022 非常新人】胡智強:試鏡被拒200多次, 表演就是不斷打壞自己再重組

25歲新生代演員胡智強主演的短片《龔囝》,在去年的金馬影展大受好評,近期更拿下2022金穗獎最佳演員、青春影展影視類最佳短片和觀眾人氣獎,充滿爆發力的演出令人印象深刻。

北影 2022/06/18

【2022 非常新人】林廷憶:努力敲門,持續修行,藉表演感受每一刻

年僅21歲的林廷憶獲選2022台北電影節「非常新人」,談起演戲或表演,那晶亮的雙眼與侃侃而談,都讓人看見她對於「演員」果然懷抱著很深的喜歡。

金馬 2020/11/22

金馬57│最佳男主角莫子儀:舞台劇是我的起點,感謝電影人的付出

以《親愛的房客》橫掃今年台北電影獎與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的莫子儀,保持一貫的優雅,不斷感謝他人的成就。尤其,他最開心的是「淑芳阿姨」上台領獎。

金馬 2020/11/21

金馬57│最佳新演員陳姸霏:因戲成長,學會如何與沈重情緒共處

第57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的得獎名字一揭曉,以《無聲》拿下獎項的陳妍霏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,完全無法想像自己得獎。

金馬 2020/11/21

金馬57│最佳女配角陳淑芳:我絕不漲價,體力也很ok,歡迎多找我演!

戲齡63年,這是陳淑芳第一次走金馬紅毯,就以《親愛的房客》、《孤味》雙料入圍最佳女配角與最佳女主角,並成功以《親愛的房客》擒馬。

金馬 2020/11/21

金馬57│最佳男配角納豆:代領了兩、三次,終於捧了一座屬於自己的金馬獎

第57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由納豆以《同學麥娜絲》奪下,他領獎時難掩興奮,畢竟被視為「綜藝咖」的他,如今受到金馬殿堂的肯定,成為公認的電影咖,一路走來,辛苦不在話下。

北影 2020/07/11

北影│最佳女主角王淨:得獎不會改變什麼,努力演戲本來就是演員該做的事

王淨以《返校》榮獲本屆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,開心驚訝之餘,她也謙稱努力的路還很長,沒想過得獎,但這份肯定讓她有更多力量繼續往前。王淨坦言,曾經有一段時間相當徬徨,社會輿論、眾人眼光好像都在跟她說:「你不行。」久而久之,自己似乎也相信了這個說法。幸好,《返校》團隊找上了她,「就好像有人來你的臉書按了一個讚,一個讚就像一個支持。」雖然一開始仍有些自我懷疑,完成拍攝後,王淨找回一點自信,接下來入圍金馬獎,甚至今天獲得這座女主角獎,對她來說,無疑是一劑強心針,「感受很爽,算是一種揚眉吐氣吧。」她說。原本連睡覺都得開著燈的王淨,在演完恐怖片《返校》後,膽子越練越大,她大聲許願,接下來想盡可能演出各種角色,人生也許難免起伏,但她已經更勇敢。

北影 2020/07/11

北影│最佳男主角莫子儀:肯定來得不嫌晚,希望透過表演「傳承」

「我是一個非常難搞又高要求的演員,謝謝你們,辛苦了!台灣有很多很優秀、很棒的演員,我今天可以站在這裡不是代表我是最好的演員,而是因為許多共同的努力和一點點運氣。最後以這個獎向世界上許多角落的電影工作者和演員們,致上我最深的敬意。」第一次得獎的莫子儀是硬底子演員,對表演的熱情來自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的老師馬汀尼。他特別提及,自己18歲就入圍金鐘獎,當時心想若有機會得獎,第一就要向老師道謝,沒想到這一等就是20年,總算有機會了。在許多獎項裡,莫子儀常被形容為「遺珠」,這次他以《親愛的房客》拿下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,他卻認為自己只是「剛好幸運」。莫子儀解釋,表演是主觀的,看著手上第一座演員獎項,他並不覺得這份肯定來得太晚,肯定是加分,但表演的本質是啟發更多創作者。誠如他在後台所感觸,當演員最有意義的是「傳承」,希望透過自己的表演,讓更多導演、演員或創作者得到啟發和感動。他分享,收到一些觀眾看完《親愛的房客》後激動表示很受感動,彌足珍貴。「就像淑芳阿姨也跟我說,演戲不是為了得獎,這是一輩子的事情。」不需要獎項與頭銜,更重視「一擊打中人心」表演的莫子儀,早就證明了他的實力。

北影 2020/07/11

北影│最佳女配角姚以緹:我演得還不夠多,這不會是我最後一部喜劇

姚以緹以《江湖無難事》拿下2020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,在電影裡面一人分飾了四角,但她謙虛說:「我真的演得還不夠多。」並在後台特別感謝替她配音的演員陳家逵,盛讚陳家逵做了二次演出,非常用心而傑出。姚以緹認為,自己飾演過的角色類型一直還不夠多,尤其在影視產業裡頭,敬重又欣賞的前輩如丁寧、陳淑芳等都還一直在嘗試不同角色,姚以緹說:「我真的還太少了。」因此,對於未來想演出的類型和角色,姚以緹不設任何限制,雖然自己不看恐怖片,她自嘲長得應該蠻適合類型片,「蠻幽靈的,蠻適合的吧!」再來一次喜劇嗎?姚以緹自豪還算有天份。在台上,姚以緹提到演員這條路很漫長,猶如女性自主、性別認同,都需要時間,然而,姚以緹已摩拳擦掌,為自己,也為每個有熱情、有夢想、有愛的人,走出一條康莊大道。

北影 2020/07/11

北影│最佳男配角李英銓:先顧學科,有能力把其他事情做好,再繼續演戲

李英銓打敗前輩戴立忍、游安順、段均豪、朱軒洋,以《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》拿下2020台北電影獎最佳男配角,現年才13歲的他,談吐卻相當成熟穩重。去年就已經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,李英銓小小年紀,演技已備受肯定。從上台就直呼開心又驚嚇,「我從來沒有我會得獎的這個假設,覺得很開心也很驚訝,不敢相信是我欸!」獨自一人接受訪問,颱風穩健,面對各個問題,都回答得有條有理。被問到得獎後,會不會對表演更有興趣?他回答:「目前重心在課業,如果有額外的能力可以把各事情都做好,才會考慮。」再問:「如果李安導演來找你,你也一樣還要考慮嗎?」李英銓笑笑地回答:「嗯......還是要看能力做得到的話,再看看。」一番誠實又理性的回答,讓人印象深刻,李英銓十分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。

北影 2020/07/08

北影│專訪范少勳、朱軒洋、陳昊森、游珈瑄、李曆融│新人有什麼?別怕犯錯,請多練習

每年台北電影獎的新演員入圍者,往往是不久後發光發熱的主演們;奪下獎項的新演員,也屢屢以實力立足影視。一如第一屆的六月、第二屆的李康宜與後來的黃健瑋、王柏傑、曾珮瑜,到近年的李亦捷、蔡嘉茵等,這個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,別具生涯意義。今年的五位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入圍者,平均年齡不到23歲,一波生猛的浪襲來,讓人精神抖擻。

專欄 2020/06/24

演員書單:曾少宗──你能透過書單透視我

其實,每次要分享最近在看的書單,都有一種被透視的感覺,都會讓我想起電影《曼哈頓戀習曲》裡的台詞:書單與播放歌單一樣,閱讀的心情、買下它的地方、當下的心理狀態,好像都能一覽無遺,但也確實,文字安撫了靈魂某些空缺的部分,直到闔上書的最後一頁,仍有餘韻。這裡跟大家分享五本書,一起共勉。

專欄 2020/05/12

演員書單:李沐──閱讀讓我抵抗有稜有角的世界

閱讀一路伴李沐成長,像是她親密的摯友,當有話不知向誰傾吐,閱讀讓她覺得被同理。就好比隨時都能服用的定心丸,閱讀讓李沐得以抵抗有稜有角、曾經框住她的世界,繼續勇敢走表演路。

金馬 2019/11/24

金馬56│陳以文:我並不覺得是「終於」得獎,我一直還在電影圈,不管身份是什麼

表演經歷豐富的陳以文,身份跨足導演、編劇、演員,在劇場、電視、電影皆有優秀作品,可說是全方位的資深表演工作者。第一次入圍金馬及問鼎最佳男主角,便一舉奪影帝,陳以文表示:「我並不覺得是『終於』得獎,我只覺得我一直還在電影圈,不管身份是什麼。」

金馬 2019/11/24

金馬56│楊雁雁:最終打敗李心潔,關鍵在「極度節制」的表演

本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由《熱帶雨》的楊雁雁獲得,六年前,她一樣以導演陳哲藝的《爸媽不在家》拿到最佳女配角,那時以為就是唯一且最後一次,沒想到能再次以女主角的殊榮上台,甚為激動。

金馬 2019/11/23

金馬56│徐漢強:連滾帶爬拍完《返校》,感謝老天沒讓徐漢強有其他更耀眼的技能

第十位金馬新導演由《返校》導演徐漢強獲得。雖說是最佳新導演,徐漢強從事影像創作已經十多年,終於用票房破 2.6 億、台灣年度票房第十名的《返校》一舉奪獎。能走到現在,對電影的愛是最大的支撐。「我喜歡看電影,電影總能用最複雜、困難的東西解釋很純粹的東西。」拍出《返校》靠的絕對不只是對電影的喜好,更多的是從小身為一個電玩迷的熱情。《返校》恰恰結合了徐漢強兩個最愛:電影及電玩。

金馬 2019/11/23

金馬56│張詩盈:所有演員及紛爭中的人們,不管多久都要撐下去,要相信愛

最佳女配角由《我的靈魂是愛做的》張詩盈獲得,她笑說,自己的戲份被剪了很多,儘管如此,她的每一場戲都讓人印象深刻。挺著九個月孕肚的張詩盈自帶霸氣,令人無法忽視。飾演伴侶為同志的女性角色,她擺脫怨婦形象,加入幽默的特質,反而讓人耳目一新,張詩盈表示,這都是因為導演陳敏郎給的空間夠大,每一次開拍,陳敏郎都只設定幾個目標跟條件,剩下的就由演員自己發揮,於是,每一場戲,張詩盈都在探索角色的可能性。

金馬 2019/11/23

金馬56│劉冠廷:揮別陽光搞笑形象,故意用冷靜、含蓄的方式處理反派角色

最佳男配角由《陽光普照》劉冠廷奪得,在台上已經潰堤的他,到了後台表示,腦筋仍一片空白,直言:「這不是夢嗎?」今年,他身兼星光大道主持人,表現得可圈可點。這段時間,他壓力爆表,平常都在準備主持人工作,只有睡前一點點時間來準備得獎感言,但只要一想到就睡不著、做惡夢,笑說現在惡夢已成美夢。

金馬 2019/11/23

金馬56│范少勳:謝謝郎祖筠,獎金分一半給經紀人

以《下半場》榮獲本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的范少勳,揭獎前難掩緊張,猛捏耳朵,到了後台,仍一臉難以置信。范少勳興奮表示,上台時太緊張,忘記感謝乾媽郎祖筠,是郎祖筠讓他知道表演那麼有趣,亦是他的表演啟蒙。他也特別向在片中飾演弟弟的演員朱軒洋致謝,他們互為關鍵對手,「沒有他,就沒有姜秀宇(范少勳在劇中的角色)。」可見對手對於表演的重要。一直開心燦笑的范少勳,大方承認今天穿紅內褲助攻,連鞋底也是紅的。

金馬 2019/11/22

金馬56│金馬表演論壇:「死亡之組」5位準影后們發光的原因

今年的金馬獎入圍名單公佈後,各界均認為女主角入圍名單過於精彩,特別加開女主角的表演論壇,邀齊5位入圍者王淨、李心潔、柯淑勤、呂雪鳳、楊雁雁,一起聊聊進入電影的開端、表演經驗和生活。這5位準影后,只有楊雁雁是劇場出身,其他4位都非科班,也可說皆為誤打誤撞入行。‧王淨首先,主持人聞天祥笑問王淨,是不是因為在計程車上高歌而入行?幽默緩解大家的緊張情緒。出道前,王淨實為少女作家,曾出版兩本小說,被導演連奕琦發掘,拍了《痴情男子漢》開啟表演的大門,她不好意思表示,嫩到一開始連「Action!」才能開演都不知道。年僅21歲的她,是本屆入圍者中最小的,謙虛說:「我到底憑什麼坐在這裡跟各位前輩一起聊表演啊?」不過,對於怎麼當上《返校》的女主角,她自信表示:「導演應該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人了吧!」 惹得一旁的呂雪鳳忍不住搶過麥克風,直說「我投妳一票!年輕女孩這樣很靈活,很棒!」其他入圍者也都拍手贊同。‧柯淑勤以《陽光普照》入圍的柯淑勤,年輕時當過兩年模特兒,因緣際會演了華視的八點檔,完全沒受過相關訓練,就被丟進劇組,所有表演都靠自學。之前,柯淑勤和鍾孟宏便合作過《小美》,她直言,當初根本不喜歡鍾孟宏這個人。她憶及兩人吵架的場面,鍾孟宏給了幾張A4紙,要她看「劇本」,她心想:「這什麼鬼啊?這是小說吧!」找了鍾孟宏理論,殊不知鍾孟宏不以為意:「我的劇本就長這樣!」兩人僵持不下,場面火爆。有趣的是,直來直往的兩人就因為一根煙,建立信任關係。柯淑勤開始享受鍾孟宏帶來的工作氣氛,例如他很愛臨時考驗現場的工作人員,這讓柯淑勤覺得全身細胞隨時隨地都處於表演狀態,非常亢奮。在一來一往的過招之間,從《小美》到《陽光普照》,柯淑勤端出令人驚豔的表現,或許正因她樂在表演。‧李心潔好久不見的李心潔,曾創下以鬼片獲得金馬影后的記錄,這回以《夕霧花園》再度問鼎最佳女主角,她感觸良多,回想起第一部電影《愛你愛我》,她感謝亦師亦友的張艾嘉,當大家都勸她不要從歌手轉行當演員、不要演檳榔西施,只有張艾嘉鼓勵她嘗試,這份信任,讓李心潔就此踏上演員路。兩年前,她收到《夕霧花園》的全英文劇本,花了兩個月閱讀,雖然喜歡劇本,但她一再躊躇,主因自己站在40歲的轉捩點上,想著既然要重新出發,必然要更謹慎,周全考量後,才答應演出。如此的慎重與精神集中,自然也造就她高能量、爆發力、震懾人的表現。對於這些年的演員歷程,她依舊像當年那個唱〈裙擺搖搖〉的少女,睜著真誠的大眼說:「我什麼都沒有,只有最真的情緒。」‧呂雪鳳呂雪鳳以恩師張作驥的新作《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》入圍,她回想,會進入電影圈,也是因為張作驥。當時,張作驥工作室去歌仔戲戲班找演員,她原本陪著被選中的團員試鏡,「順便」試了戲,沒想到雀屏中選,演出《當愛來的時候》。怎麼張作驥一直找她當女主角?她開玩笑說:「可能是找不到人了吧!」呂雪鳳解釋,張作驥對於演員的要求嚴格,拍戲從沒有劇本、鏡頭全都藏起來,就要演員自己詮釋,他很樂意跟演員慢慢磨,這樣的合作模式,呂雪鳳得心應手,也相當自在。她就像個開心果,幾句話就惹得全場大笑。‧楊雁雁原是全職的劇團演員,楊雁雁毅然離開劇團出來當自由演員,才因緣際會進入電影的世界,感性表示榮幸以 《熱帶雨》入圍最佳女主角獎。她很早就知道導演陳哲藝要拍這部電影,起初,陳哲藝表示楊雁雁不適合這個角色,認為她的長相太陽剛,和角色形象相差太遠。激不動呀!這讓楊雁雁鐵了心非試上不可,自己做好全套妝髮,耗費一番功夫,終於說服陳哲藝,拿下角色。女演員會不會在意年齡?觀眾提問到,女演員會不會很在意「年紀」?柯淑勤先是帥氣隔空回應:「年齡如果是限制,那就不是演員啦!」王淨則坦承,年紀小,難免有時會有還沒經歷、必須靠想像才能完成的表演;那年紀稍長遇到角色的限制嗎?呂雪鳳頻頻說,會唷!她以自身經驗分享,以「媽媽」的年齡來說,如果戲份不足,表演得再好,還是很難成為矚目焦點。她不斷喚柯淑勤「柯妹妹」,這位「柯妹妹」則回應:「我不怕,因為我身材很好!」走到入圍者的行列,5位都是人中人,表演備受肯定。問問大家如何累積表演的素材?答案很不意外的──日常每個景象都是。柯淑勤說:「我喜歡坐捷運,大家看手機,我就好好看你囉!還有過斑馬線,對街的人為什麼背包要這樣背?手為什麼要這樣叉腰?」不停地自我觀察和提問,都能運用進表演。對此,王淨表示認同,好好體驗生活中的每一瞬,用閱讀的眼光看每個日常片段,是她訓練自己表演的基本功。最後,請她們分享這次入圍作品的表演心得,也可說是預先發表得獎感言,柯淑勤相當認真地說出真心話,動人無比:「我今年53歲,我以此為榮,我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機會,我很享受從入圍的那刻到今天,這過程太美了,足矣。」楊雁雁則笑說,金馬獎就像是心裡的年終獎金,夠開心了。本屆最佳女主角閃耀得有「死亡之組」之稱,角逐激烈。或許,不只因為個個表現精采,她們身上無可比擬、無法取代的自信,想必才是她們發光的原因。撰稿:段雅馨、薰鮭魚編輯:薰鮭魚圖片:金馬影展

金馬 2019/11/22

金馬56│金馬新導演論壇:為了人生的第一部電影,你付出了什麼?

第56屆「金馬新導演論壇」邀請了五位入圍的新導演:《菠蘿蜜》廖克發、《狂徒》洪子烜、《聖人大盜》徐嘉凱、《返校》徐漢強及《金都》黃綺琳,分享拍出人生第一部電影的心路歷程與準備。金馬獎執行長、論壇主持人聞天祥在一開始便向五位新導演提問,從零開始,到作品順利誕生,中間究竟花了多少時間?又做了什麼樣意想不到的準備?‧時間《返校》的導演徐漢強自 2005 年開始拍攝,作品也曾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實驗片。他說,拍片生涯遇見任何機會都拍,也和許多遊戲動畫合作,但真正拍出長片,是14個年頭後的《返校》。而導演徐嘉凱的《聖人大盜》醞釀了5年,期間接觸不少短片和合作,打磨拍攝技巧及尋找資金,後兩年則著重在劇本琢磨和上映宣傳。徐嘉凱表示,他希望讓「說故事」變成永遠可以做的職業。他說故事的方式很特別,除了拍戲,他過去執導的網路影集《私室》後來成為真正的酒吧,《聖人大盜》也成立了區塊鏈公司「自元」,他選擇讓電影留下真實的東西,好延續故事的生命,也讓大眾持續參與,更讓他自己在「電影」與「創業」兩條路裡激盪不同的說故事方式。以少見動作題材為主的《狂徒》則是被時間「逼」出來的。導演洪子烜說,動作類型短片一直是他所擅長,某次談廣告案,巧遇製作公司老闆主動邀約拍長片,他才把動作短片寫得更完整,催生了《狂徒》。洪子烜笑說,寫劇本不難,也順利獲得輔導金,殊不知拿到輔導金後才是挑戰的開始,他必須再找足資金好讓電影順利開拍。背水一戰,他只好厚著臉皮混進高級酒會,在山窮水盡之際遇見關鍵投資者。前前後後也花了3年多,才讓作品問世。‧拉扯在金馬影展期間播放,但尚未正式上映的兩部作品:廖克發的《菠蘿蜜》、黃綺琳的《金都》,也經歷不少波折。導演黃綺琳在 2017年來台參加短片實驗室的工作坊,回香港不到一年,便寫出《金都》的劇本,也獲得了香港「首部劇情電影計畫」的資助。但黃綺琳說,最痛苦的是劇本尚未開拍就被否定。她回想:「許多監製、前輩或老師等,會跟我說,其實你的劇本不好不能拍,你知道你會被選上只是因為你是女生,你沒有對手。」於是,說服別人相信故事、推翻這套隱含歧視的言論,成了《金都》最難的事。如今,作品順利拍出,她笑說:「那些人後來都沒說話了。」拍攝《菠蘿蜜》的廖克發是馬來西亞人,作品討論馬來西亞的歷史,問他怎麼定義這部片?他首先回應,找投資時,也常遇見這樣的討論。因此,他在過程中跑去拍了紀錄片《不即不離》,他坦言,拍紀錄片,對於真實人生的情緒、感受又更深刻,於是自問:「如果人生拍的最後一部片就是它(菠蘿蜜),你願意嗎?」再也無話可說,他回到了導演身分,心想,要保留或卸下什麼,電影最後就成了什麼。這部片的內容亦涉及在馬來西亞被噤聲的反共歷史,對於原本不能說的故事上了大螢幕,廖克發說:「我問心無愧。」再度回憶創作的過程,哭哭笑笑,都深刻。言談之中,新導演們雖然略帶生澀,對自己作品滿滿的想法自是難以掩藏,他們對電影的熱忱,似乎也永遠不滅、永遠勇往直前。整理:段雅馨編輯:薰鮭魚圖片:金馬影展

金鐘 2019/10/05

金鐘54│戲劇節目女配角曾沛慈:我的外表多開朗,內心就多沒自信

「其實我是個很愛唱歌的女孩,意外踏入了表演這個領域。很感謝星光大道,讓我成為了一個表演者。」曾沛慈以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奪下戲劇節目女配角獎,她的人緣好,台上下歡聲雷動恭喜得獎。這是她「大爆發」的一年,唱演俱佳,跨界發展,不斷謀求突破,另一部新戲《你那邊怎樣‧我這邊ok》也熱播中。她謙虛表示,一切都很意外,參加選秀節目是意外,開始演戲也是意外,拿獎也是意外。但是,一路走來,有很多同路人,一起有哭有笑,「沒辦法笑的時刻,在這一刻笑開來了。」她很感恩。曾沛慈也感性說,大家平常看到她有多開朗,就代表她內心有多沒自信和擔憂,入行12年,她直言,人會成長,現在越來越想把事情做好,好好當一個表演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