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手傳媒
拍手名人
2021/07/21

專訪演員吳怡霈|沒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放棄或苟且,就是什麼都沒有

「有次在滑雪場,搭纜車到了超出我能力所及的區域,我有點恐懼,可是那裡的風景實在太美了,我就不斷地摔倒又爬起來……」

這段經歷為演員吳怡霈的職涯下了最好的註解。她習於讓未知領著她向前,不斷挑戰自我,於是從記者、主播到主持人、演員,還創立「Chosi」當起飾品店老闆娘,並經營「一日霈送員」頻道與觀眾、聽眾分享所思所想,如此拼命闖蕩,就為了看見一次比一次有意思、新鮮的風景,對得起這人生。

圖片來源:吳怡霈(Patty)臉書粉專

從新聞台到體育台,「主持」成了轉行契機

就讀世新廣電系電視組的吳怡霈,自學生時期便對電視產業有濃厚興趣,還曾至節目《我猜我猜我猜猜》當工讀生,驚覺這份工作得時常等待,成了她過不去的坎,「年輕時,不想浪費時間,我想要刻不容緩地向前。」她緊接著到新聞台實習,馬上被快狠準的工作型態吸引,畢業後一腳踏入媒體產業。耕耘約莫四年後,卻發現熱情漸漸消磨,職業倦怠的她開始反覆思索:「這真的是我要的嗎?」

我是個很怕事情變得理所當然的人,當工作變成例行公事,就會開始覺得沒辦法突破,想要有些新的東西進來。」為此,她選擇到體育台重新來過。對運動項目一竅不通的她,每天凌晨三點起床「練功」,請爸爸陪她收看賽事、講解規則,比較國內外的說法差異;隔年,她開始主持體育台內部的外景節目,意外發現,比起制式的主播框架,她更享受能暢所欲言、滿足表達欲望的工作模式,也在那時,遇見了邀請她成為旗下藝人的製作人王偉忠。

「一開始覺得他在開玩笑,因為我在體育台發展得不錯,而且我對藝人需要具備哪些能力、面臨哪些挑戰一概不知,這從來不在我的人生規劃裡,可是他在你心裡種下種子,當你在現階段找不到更多啟發時,那個種子就會發芽、茁壯。」為了不讓未來的自己後悔沒能接受挑戰,吳怡霈歷經家庭革命,以「一年之約」說服保守的父母,若沒做出成績,便回到新聞產業。

然而,隔行如隔山,即便同樣在螢光幕前,工作性質卻很不同,陣痛期比想像的還要長,尤其在打開僅有幾千塊的薪資條,總吃苦當吃補的吳怡霈也產生了質疑、甚至否定自己的聲音,「當主播播報新聞也好、在台內主持外景也好,跟你競爭的人沒那麼多,你會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很好了,可是當你到影視圈,發覺自己非常渺小,比你能言善道、才藝兼備的人太多了。」

圖片來源:吳怡霈(Patty)臉書粉專

不能重來的 LIVE 秀,成為舞台劇表演的基底

入行第二年,吳怡霈便面臨極大的考驗。王偉忠安排她加入《全民大悶鍋》,不僅要模仿政治人物,加上節目全程現場直播,無法後製,表演好壞,高下立判。

為了在節目生存下來,吳怡霈只能硬著頭皮學,她請教前輩郭子乾、邰智源、唐從聖,從他們身上學「如何表演」。

「沒有一件事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我相信有所謂的『天賦』,但不是在我身上,若我沒有好好觀察我要模仿的角色,他說話的神情、舉手頭足、抑揚頓挫,我沒辦法做到『模仿』。」

如今看來,這段經歷反倒成為她的演員練功場,讓吳怡霈學習如何以「角色」思考,才能在收到屏風表演班經典舞台劇《半里長城》的邀約時,有底氣接受女主角的挑戰。

雖說舞台劇和直播節目一樣不能重來,要學習的課題卻比以往更甚。「我記得第一次整排時,完全不知道走位,因為在電視圈時,我就是站在那,鏡頭會來找我。」吳怡霈憶起當時幾乎所有演員都曾與屏風表演班合作、甚至演出過《半里長城》,只有她是新人,光是背好台詞、拿捏好情緒,就耗費千山萬水;當她一度忘記走位,或擋到其他演員的路線時,便開始自我懷疑是否不該接下這個重責大任,造成大家困擾?

「其實放棄很簡單,畢竟才剛開始,又不是說上台前臨時退縮會顯得你很膽怯、懦弱。可是好不容易擁有了別人那麼想要的機會,我真的想放棄嗎?真的有痛苦到不能繼續嗎?」她不斷自我拷問,深思一夜後,她想通了──不足之處,我們可以努力追趕;放棄,就是什麼都沒有。

圖片來源:吳怡霈(Patty)臉書粉專

劇場不是誇張地表演,而是真實地放大情緒

正因她選擇堅持,才有今日活躍於劇場的吳怡霈。屏風表演班開啟了她與劇場的緣分,接連在「故事工廠」及「亮棠文創」參與演出,從李國修、黃致凱、黃毓棠身上學到──劇場裡的情緒,不是要誇張地表演,而是真實地放大情緒。「因為劇場很大,又沒有鏡頭會找你,當你的動作不明確或情緒不飽滿,觀眾就是感受不到。」她強調。

接演《我們與惡的距離-全民公投劇場版》時,吳怡霈才剛拍完電視劇《天之蕉子》,那是她頭一次長時間浸潤在角色之中,巧合的是,她所飾演的「江秀蓮」在劇情後期是個孕婦,讓她體驗到為人母的心境,對於接下來詮釋人權律師「王赦」之妻、懷有身孕的「丁美媚」有很大的幫助。

劇中,她與對手演員吳定謙飾演的王赦有許多撕心裂肺的場景,多源自於當母親的擔憂受怕,「對丁美眉來說,我知道你在做你喜歡、也覺得正確的事,為這些不能輕易被社會定罪、精神病患等辯護,我不是說不可以,可是這個人可不可以不要是我的老公?」吳怡霈認為,這些衝突是表演中最具挑戰的地方,因為人們時常不敢面對內心真實的恐懼,可能假裝自己不害怕,或乾脆視而不見,更不用說當丁美媚一旦開誠布公,兩人的關係不是大好、就是大壞。

偏偏,丁美媚與王赦各自的立場都有其道理、沒有對錯,才更加揪心。吳怡霈表示,站在台上聽到現場觀眾的投票結果,就得立刻切換心態,是很大的考驗,同時也帶給演員很大的省思。希望藉由讓觀眾從「旁觀者」成為「參與其中的一員」,知道一念之差就可能改變人生方向,更可能對他人命運有著蝴蝶效應般的牽連,能在每個決定前,更加深思熟慮。

圖片來源:故事工廠
圖片來源:故事工廠

慢活,從周遭細節建立「表演檔案」

從新聞媒體轉至影視產業,從主持人到演員,再從鏡頭表演至劇場,不斷跨出舒適圈的吳怡霈,不願安於現狀、渴求進步,將自己一次次歸零,偶有挫折、質疑,最後都選擇咬牙撐下去,因為她知道,蛻變後的自己,羽翼將更加強韌,能飛向更遠的天空,探索無限可能。

「當我是主持人,就要理性思考、感性體會,做到賓主盡歡;當我是演員,就把自己歸零,在角色裡生根、發芽,長出新的靈魂;當我回到自己,我會看書、跟植物對話、去山林走走。」

多元且豐富的身份於她而言,不僅是過癮的挑戰,也是迷人的表演養分。吳怡霈說,演員的基本功課就是好好地體驗生活,而且還要很「慢活」,才能注意到周遭細節、關照自我的情緒變化,那些都能成為很好的「表演檔案」,成為未來角色的血脈。

圖片來源:吳怡霈(Patty)臉書粉專

撰稿:黃羽萍

編輯:呂嘉薰



#吳怡霈#故事工廠#舞台劇#演員#主持#我們與惡的距離劇場版